目前日期文章:200908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八八水災的救災工程,目前已經進入第二階段的安置工作了。我在前往幾個安置中心訪問時,發現這些收容單位,已經開始窮於應付我們這些四面八方飛來的關心與慰問了。有些單位聽到我的單位,甚至會冒出:「謝謝關心,不過目前沒有需要,他們現在都很快樂!」之類的話。

    安置中心雖然位於炎熱的市區,不比山區內有自然涼風,但冷氣全天候開放,又有豐沛的物資。想喝飲料,隨時有果汁、牛奶、礦泉水無限制供應,想吃泡麵,一大箱一大箱地放在那邊讓災民索取。三不五時,還有各國營事業和中小企業的中高階主管來訪,安置中心內鬧哄哄的,不時傳來廣播聲,有安置單位當場宣布,某某企業老闆捐出幾十萬元提供賑災之用,要災民們拍拍手感謝致意之類的話語。

    然而,救災平台未能統一,造成救援物資、志工、公部門救災系統混亂不已,資源分配不均,救災效能更無法充分發揮,這些都是極度不爭的事實。最近已有媒體深入探討這個現象,有些從北部千里迢迢趕來幫忙的志工,因為缺乏統一調度的機制,一群人甚至必須在屏東大街上徘徊,挨家挨戶詢問有沒有可以幫忙的地方。

    某位公部門首長也曾經反映,有北部團體曾連繫南下協助救災事宜,在救災如救火的關鍵時刻,該團體僅能每月南下兩三天,竟還要求救災單位安排食宿,殊不知許多深入災區的志工,是必須自備睡袋和飲水的。

    這些荒謬的怪現象,其實並不是只有這次水災才發生,而災民需要的更不只是物質上的支援,而是在事件平息下來之後,中長期的心理支持與關懷機制。

drlin33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天,到滿目瘡痍的災區,看到被河水沖斷的提坊和倒在水中的房子,心中感觸很深……

順手撿拾了一個石塊,一邊是圓弧形,一邊是像被外力切割過的不規則切面

 

drlin33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八八水災過後十幾天才踏上這趟路途,看著黃沙滿布的窄路以及邊緣碎裂的堤岸,我突然有點不太確定,一星期前,這裡還是一片滾滾洪流。直到橋上一輛被擠壓變形的計程車映入眼簾,路邊那棟新聞上出現過的麥當勞建物前,擺出追思亡魂的供桌,再看到幾十名不眠不休忙著挖除堤岸淤沙的國軍弟兄,我才終於回歸現實。這場災難,我們還身在其中!

佛光山安置中心前鬧哄哄的,但大多數災民其實只是沉默地坐著,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只有工作人員和電視媒體們忙碌地穿梭其間。安置中心內有醫師駐診,也有志工協助民眾就業、監理業務及電話通訊等各種需求,還隨時備有維他命、礦泉水等提供民眾索取。角落一張大方桌旁,年輕法師正忙著帶領小朋友玩遊戲;外頭籃球場更是人滿為患,陽光淡淡的,風徐徐吹著。

由陽光處望向裡頭災民安置點,原先作為活動中心及室內運動場的數百坪地板上,堆滿了無數個睡袋、裝滿家當的環保購物包和散落的棉被,高處看台上,也有許多人或躺或坐。兩片大型投射屏幕,正靜靜地播放著卡通,室內顯得陰暗無比。

在另一個安置地點順賢寺,負責主導的伊甸基金會志工,正忙著將各界湧入的衣物、泡麵和食品分類整理。開學在即,小朋友要用的文具送來了好幾箱,還有民眾捐了好整套漫畫堆在門口,嶄新的書皮在太陽下閃閃發光。

負責駐點的義大醫師群,正二十四小時馬不停蹄在安置中心輪班協助民眾,精神科主任顏永杰說,災民們或多或少會作噩夢,會陷入沮喪情緒,但真正會主動來看精神科的,其實並不多。伊甸志工表示,安置中心收容的那馬夏族人,很多都在這次水災中失去了摯愛的親友,不過他們大部分在短時間內就堅強起來,目前族人們已經和頭目在討論災後重建家園的事宜,只是公部門後續處理方案未定,他們只能被動等待,但也很感謝民間各界的支持,讓他們在災後暫時得以喘息,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走。

drlin33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09年08月15日蘋果日報

因風災住進署立旗山醫院的20名災民,最近陸續出現憂鬱、恐懼不安及睡不著等創傷後症候群狀況。
參與那瑪夏鄉救援工作的少女林藍馨說:「有個小學五年級小朋友,與爸、媽、五個兄姊及三位親友一起用餐時,遇上災變,僅他幸運脫逃但卻成了孤兒,災變至今,他變得越來越沉默了。」

drlin33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999年中秋夜隨著佛光山醫療隊通過斷橋,一村過一村,一個部落過一個部落,閃過巨大落石,到處都是受傷的災民,哀鴻遍野,最後抵達一個不知名的部落,原住民朋友說我們是第一個抵達的醫療隊,部落的勇士立刻抓了一隻雞要請我們,還來不及阻止就已經聞到撲鼻的烤雞香味,倖存的原住民不改樂天個性,拿出吉他唱著山歌。

受傷的民眾可不管你是哪一科醫師(自己是精神科醫師),醫護人員黑暗中看不清楚傷患的瞳孔反應,也無法完全固定骨折的四肢,然而他們把你視為救星,災難現場的醫師就是他們安定的力量,是他們的護身符!雖然我們的急救能力不如外科醫師,那次救災經驗卻是我宣誓成為醫師以來,最值得驕傲的一刻!

可是十年後,老天爺還是不放過純樸美麗的台灣,可憐災民再一次被自己選出來的政府拋棄,我們又一次被推上重建災民心靈的火線,台灣啊!台灣,天災加人禍,妳的災難何時才能了?

我清晰記得山谷隆隆餘震聲音外,那一夜是中秋節,月亮特別的亮!

 

drlin33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深入南部災區的醫療團隊發現,在六龜鄉部分醫療站就醫的災民,有半數因傷口感染出現蜂窩性組織炎。

 

drlin33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台灣醒報記者林怡秀報導】颱風莫拉克來勢洶洶,釀成許多難以彌補的家庭悲劇,不少災民在心靈上所受的創傷一時間難以平復。高雄市立凱旋醫院精神科主任林耕新醫師及榮主診所團體醫療總監吳光顯表示,這種「創傷後壓力」,會出現焦慮、緊張及失眠等症狀;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精神科醫師黃俊仁也補充,除了焦慮之外,受創者還會做噩夢。

高雄市立凱旋醫院精神科主任林耕新表示,在面臨重大災變後,很多人會出現「經驗再現」的狀況。以921大地震來說,雖然已相隔10年之久,但後遺症還是存在,「像是一點小震動,平常人可能覺得沒什麼,不過有人就會嚇得要跑出戶外逃生。」林耕新說,相似的情境會讓災民連結到當初發生災變的情緒,產生緊張、害怕,及抗拒的反應發生。

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精神科醫師黃俊仁也指出,除了焦慮之外,還會出現做噩夢、並在夢中反覆回到當時情境等症狀。「有些人可能過一陣子就好了,但有些人不僅無法平復,甚至轉變成疾病,影響到日常生活。」黃俊仁說,表現在具體行為上,就是對任何什麼事都提不起勁、也不想和人群接觸,而小孩則是會出現「倒退」行為,如不尿床卻開始尿床、抗拒上學等。

前馬偕醫院精神科主任、榮主診所團體醫療總監吳光顯則說,生性樂觀的人,面對巨變時較能自我調適,另外信仰的力量也可給予精神上的支持;相反的,過去有過類似經驗、容易想太多的人,要再重新站起來也就相對困難。

林耕新則表示,除了情緒上的反應,也有可能發展成身體上的症狀,如全身酸痛、頭暈、胸悶、耳鳴、心悸等,「有些患者會以為是身體哪裡出問題,其實這是心理因素所造成。」

要走出災變創傷,林耕新說,除了儘快回到生活常軌,找出活下去的動機也很重要,「因為一夕間突然失去一切,會讓人陷入沮喪絕望的處境,覺得人生失去希望。」而黃俊仁則建議,這時家人的親情陪伴是關鍵,另外尋求醫療上的協助,找出問題源頭、建立自我調適的機制,都是不可或缺的環節。

drlin33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狂風夾雜滾滾洪流無情地肆虐南台灣

民眾大概難以忘記今年的爸爸節

看到電視轉播民眾倉皇逃離災區

臉上無不露出驚恐表情 也分不清是淚水還是雨水

很難想像二十一世紀的台灣居然還遭此橫禍

drlin33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林醫師,我聽你的話去歐洲旅行ㄋㄟ!兒女幫我出旅費喔!」看得出她滿臉驕傲。

「真的嗎?旅遊紓解壓力很好啊!到哪個國家玩阿?」

「ㄟ!ㄟ!不太記得耶!」露出一臉茫然狀。

「蝦米?那..那..那你記得甚麼?」我比她更茫然。

「看很多大教堂都差不多,沒甚麼好看!」

drlin33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林耕新醫師 
    兩場國際大型賽事接連在台灣的南北兩端盛大登場,剛於高雄市畫下完美句點的2009高雄世界運動會中,我們從初賽、複賽看到準決賽,已不知有多少選手在比賽期間受傷掛彩。和我們的「台灣之光」--王建民30日進行右肩手術彼此對照,我們可以發現,運動選手受傷比率之高,除了訓練問題,心理因素也是很值得探討的。

    我們經常看到很多明星運動員,在比賽時突然失常,原本可以投得很好的球,突然投不好了;或者是一個簡單的小動作,竟然造成無可挽回的嚴重傷勢。運動專家會分析,可能是先前熱身不夠啦,訓練方式突然改變啦,甚至連運動員本身的生活習慣也拿出來檢視一番。其實這不一定是訓練不夠,最簡單的原因,也有可能是高壓力造成肌肉張力改變,很多本來能作得到的動作,突然就作不到了。

    王建民八年前前往美國受訓之後即傷勢不斷,先前因韌帶損傷休養好幾個月,外界多不看好,已經造成他極大壓力。前陣子好不容易腳傷復原,沒想到才比了幾場,右肩竟然又拉傷,這很可能也是因為他心理壓力大,比賽時肌肉張力改變造成過多負荷,才會再度受傷。

   其實,壓力是無可避免且有增無減的。壓力有正反兩面意義:如何「化壓力為助力」的過程,就是成功訓練勝利選手的秘訣了!

drlin33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