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到滿目瘡痍的災區,看到被河水沖斷的提坊和倒在水中的房子,心中感觸很深……

順手撿拾了一個石塊,一邊是圓弧形,一邊是像被外力切割過的不規則切面

 

在減壓團體中,把它帶去和因水災撤離,暫住在教會的夥伴分享,

他們原是桃園鄉尖山村的居民,40多歲到70歲,

本來不知道我們(心理衛生人員和志工)要大家集合又分組是要做什麼,

但看我拿出這顆石頭,聽我講它的由來後,大夥兒紛紛過來摸它。

後來大家輪流,石頭傳到誰手上,就分享看到石頭的感覺和水災那天發生了什麼事?

本來分散的團體,不知不覺因它而串連起來,雖然會場人多很吵雜,但大家開始努力集中注意聽別人對它的感覺。

 

 

師問:「各位猜猜看,這個石頭一邊是圓的,一邊像被切開過,它原來可能是長怎樣?大概有多大呢?」

 

先生(60多歲)仔細端詳這個石頭,說:「這不是村子裏石頭,村子裏的石頭應該是藍色的,不是黑色的」

 

治療師說:「哦,原來是這樣,它應該不是村裏的石頭,可是它卻出現在那邊的河床上,如果是它會說話,它會說什麼?它會怎麼想呢?」

 

70多歲,家人被分散在不同收容中心,有親友在別的村落死去的海古先生(化名)立刻說:「我怎麼會跑來這裏啊?」 (其他人點頭微笑)

 

阿力先生,60多歲,本不願意下山,但為了不想讓在別的地方的孩子擔心才下來,他接著說:「我也不願意來啊!!

 

金太,50多歲,行動不便,怕耽誤家人逃生而同意下山,她說:「它很孤單啦,很難過啦,很想回去看看,想家啦!

 

海古先生又說:「它可能是一個大石頭的中的一小塊,已經和大家分散了,回不去了」

 

治療師:「它可能是和大家分散了,身體的形狀也和原來不同了,有許多破碎的缺口,它很不習慣,心情又孤單又難過,我看大家好像都很瞭解它,不知道大家經歷這次水災,有誰和它有類似的經驗和感受呢?」

 

 

接著,治療師請每個人分享在水災中逃生到寄居的經驗,對這個過程的想法和感受,在許多無法控制的無奈中,做什麼可以自我調適的方法,金太喜歡唱歌,和人聊天,分享一首原住民的祝禱曲,大家也加進來一起唱,沒有預演,但和著嘹亮又勾動心弦的歌聲,夥伴和治療師眼裏心裏都泛著淚光……最後治療師仍以石頭為隱喻,從相互支持的角度分享分離與重生的意義,並祝福石頭及大家更珍惜自己,更支持彼此,從災難中可以得到更強的生命力。

 

 

作者:曾仁美諮商心理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rlin332 的頭像
drlin332

Dr.Lin的鬱忘之城

drlin33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