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八水災發生後,社會輿論及媒體報導大多圍繞在如何安置災民,如何重建災民的就學、就業,以及如何預防發生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等議題上。此類話題討論的數量之多,幾乎可以集結成冊。問題在於,為何這些專家們的解決之道,直到災後一個月了,還無法順利啟動?

    我們可以很清楚地發現,從九二一集集大地震開始,歷經橫掃全台的SARS風暴,再到此次南部八八水災,公部門及民間單位至今尚未建立一套完整的救災機制,尤其是現在大家琅琅上口、急於推動的的心理重建,該怎麼開始?有哪些面向必須考量?究竟應何時切入?在災後一個月,我們通稱的「急性期」屆滿時,這是心理衛生機構及精神醫學界必須深入思考的。

    回憶起十年前的九二一地震,我們整組醫療團隊進入災區協助災民,重點不在於心理治療,而是同理心與陪伴。我們跟一堆算命、收驚改運的攤位擺在一起,別人攤位前大排長龍,我們的攤位前卻門可羅雀,然而即使只是幫受傷的民眾包紮傷口,或是和災民們聊聊天,都是一種協助他們抒解壓力的方式。在當時,我們其實已領悟到災後心理重建工作的祕訣與重要性。

    事隔十年,醫院裡曾經參與過當年救災的醫師,竟已所剩無幾,而身為重災區的高雄縣、屏東縣等公部門心理衛生單位,更因人力、經費極度缺乏,又沒有受過專業訓練的志工投入,幾乎是呈現六神無主的狀態。也因此,大家必須重新摸索,重新討論方向,這不僅是救災資源上的浪費,對於災民救援工作更因而慢半拍,相當令人遺憾。

    尤其,政府為了安撫災民,不斷將壓力加諸於精神科醫師,動輒以「現場出席率」來判定救災的積極度,明明災後生活還沒完全安頓好,就派出大批精神科醫師輪流進入災區坐鎮,完全無法提供災民真正需要的心理支持與輔導。

精神科醫師擔憂的是,當這場災難逐漸平息,鎂光燈慢慢散去,災後三個月起,災民們面對的將不再是災難和關心,而是漫長的重建歲月,還有孤獨的自己。當相關單位陸續撤走,此時才是精神醫療人員發揮戰力的時候。

我們不只是展開後續心理重建與追蹤服務,更要建立長期輔導的「在地化」概念,邀集當地居民或意見領袖一起來投入這項心靈重建工程,只有在地人的投入,才能克服原民與漢人間的文化差異,以及後續極可能發生的物質濫用問題。

    在這場戰役展開之前,我們須在短時間內,將所有可投入心理重建的救災人力進行盤點,包括精神醫療網,志工團體,相關諮商輔導機構及物資流通狀況,都進行建檔及流程規劃。我們不希望再上演每次一有災難發生,就要重新摸索一次的慘劇,透過這次救災,讓我們從助人過程中也好好學習,將災後心靈重建模組建立起來!

                                                       本文將刊載於董氏基金會大家健康雜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rlin332 的頭像
drlin332

Dr.Lin的鬱忘之城

drlin33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