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我們再度進入那瑪夏鄉民暫居處之一的仁美營區,認識了兩位很有想法的朋友--卜袞與達虎。

公部門對於災民往後的安置和後續策略搖擺不定,也一直無法明確掌握災民的需求,因此族人多次開會的結果,決定自力救濟,打算等回家的路一打通,就要自己回到山上去、從零開始。

「希望今年聖誕節來臨時,大家還是能在家裡面過!」

 L1040697.JPG

   算算時間,不過只剩下一個多月。看看營區內有住有吃,還有許多團體定期來帶活動,關懷族人,有什麼理由讓他們一定得那麼急著回去呢?

    原住民朋友生性樂觀,其實依靠的是背後綿長緊密的家庭系統支撐。八八水災造成許多人的家庭支離破碎,即使政府和社會各界傾全力支援,失去了家人,白天笑嘻嘻的臉孔底下,不過是一顆顆空虛的心靈。

    很多小朋友仍舊每天快快樂樂地到學校上課、玩耍,半夜裡卻經常不明地哭叫、作惡夢,表情驚恐地醒來;待在安置區的老人家,一等年輕人出門上班,想起災難來臨時的場景,仍忍不住掩面哭泣。至於青壯年們所承受的壓力,就更不需用言語形容了。恐懼不會隨著時間的逝去而消失,反而會因為日積月累的壓抑而無限擴大,只是,沒有人知道何時會爆發。

    即使目前有為數眾多的精神醫療機構和心理團體急於進入營區服務,但長久以來的被動式醫療服務模式,遇上了文化迥異於平地人的原住民朋友,的確出現了許多待解決的文化衝擊。而政府一廂情願想將族人遷往平地,要年幼的小朋友離開熟悉的家人、同學,轉到平地學校重新適應不可知的生活,儼然是雪上加霜。

    家,才是最終的渴望,而只有大家重新聚在一起,才有動力繼續往前走。「為了我們年輕一代的族人,為了延續原有的文化,只有回到朝思暮想的家,依靠自己的雙手打拼,重新建立起往昔美麗的家園,我們才能真正撫平內心的創痛!」他們堅定的眼神說明一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rlin332 的頭像
drlin332

Dr.Lin的鬱忘之城

drlin33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