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神話裡面,有一位名字叫做薛西弗斯的悲劇人物。日復一日,薛西弗斯的工作就是必須不斷地把巨石推上山頂,然後又讓巨石滾下山。您一定無法想像,這種古希臘神話式的悲劇人物,其實就存在於你我的身邊!

  像薛西弗斯每天必須承受這種徒勞無功、毫無指望的苦役,我們稱之為強迫症或強迫性人格異常。

 

 

  強迫性人格異常與強迫症,是有差別的。

 

 

  簡單來說,有強迫症的人,大多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面對旁人眼光和質疑,他心裡好苦,可是他卻一定得做!

 

     強迫性人格異常,則和其他所有的人格異常一樣,都是他自己不痛苦,卻讓身邊的人痛苦得要死!

 

     根據統計,人類一生中罹患強迫症的機率為2-3%,照這個比例換算,全台灣約有40-60萬左右的強迫症病人,這個比例高於精神分裂症、躁鬱症、恐慌症。

  

       在我們生活週遭,就有不少為強迫症狀所苦的人,這類患者大多在十五歲左右就會發病,但是要等個八到十年,症狀才會嚴重到被發覺,因為在病人刻意隱藏病情下,別人頂多把他當吹毛求疵的處女座,根本不會想到是電影「愛你在心口難開」裡面,那位拿鑰匙開門、鎖門都要連轉五次鎖的傑克尼克遜。

   

     有一位在公家單位任職的主管,他的辦公桌桌面永遠都是一絲不苟,從筆的擺放角度,公文架離桌緣幾公分,到茶杯裡的水要倒幾分滿,都細細講究;有人不小心碰了一下桌子讓鉛筆位移,都會被他發現。正因為整天都在注意這些小細節,這名主管幾乎無法處理決策性的事務,如果工作壓力一大,症狀就會更嚴重,連他自己也相當痛苦。

    強迫症也與個人聯想力息息相關,強迫症患者注意的事情,還會隨著時間改變。比方說,有些患者就是不能看到紅色,他會沒來由地焦慮,因為紅色讓他想到流血,後來他又開始害怕流血,把流血和愛滋病聯想在一起。

   

    還有一位先生,只是在騎車時順便抽了一根菸,他抖抖菸頭,突然擔心起來,煙灰不是會引發火災嘛!於是,原本五點半就可以到家的他,非得沿著馬路找到菸頭不可,直到八點才回家。

   

    強迫症除了表現在日常實質行為外,也有人是表現在口語上,也就是「不自主地想說話羞辱別人」,這也算是強迫症的一種。本人就多次在門診中遇到一開口就大罵醫生沒用的強迫症病人,可是他還是每週固定來看醫生啊,就因為他羞辱人很痛苦,所以,我們也只好很痛苦地讓他罵。

   

    至於強迫性人格異常,病狀則是比單純強迫症更為明顯。重點是,其他人因為患者症狀而痛苦,他本人對於這些症狀的反應,卻是很快樂的。有一個女生,每天都要在浴室裡面洗四個小時的澡,家人等浴室苦不堪言,她卻很享受呵護自己身體的愉悅感!

 

    其他跟人格異常相關的病症,還包括妄想性人格異常(認為所有人都在欺負他,懷疑另一半劈腿)、自戀型人格異常等等(那個人在看我,是不是愛上我了?這工作沒有我,怎麼可能完成!)。仔細想想,在我們的身邊,這種人還真是不少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rlin332 的頭像
drlin332

Dr.Lin的鬱忘之城

drlin33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